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何伯群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感恩

2016-12-12 10:33: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何伯群
A-A+

  在往昔的岁月里,我曾经得到过不少朋友的关心和帮助。

  我在乎人生中随处可见的真诚和感动,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朋友。关注我的人,看的不是空间,而是我的世界;在乎我的人,读的不是文字,而是我的情怀。朋友们的评论和点赞是对我的书法艺术的支持和鼓励!

  何伯群懂得感恩,因为感恩是一种处世哲学,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优秀品质,是一种道德情操,一种歌唱生活的方式。

  ——丙申年 立冬后一日 何伯群 记之。

感恩

  感恩一词,顾名思义,就是对别人所施于己的恩惠,心存感激,永怀不忘。

  花儿感恩雨露,是因为有了雨露的滋润,它们的种子才能生根、发芽、成长,绽放绚丽的花朵,释放迷人的香气;苍鹰感恩天空,是因为天空给它提供了自由翱翔、展现雄姿的空间;山峰感恩大地,是因为大地无私的托举,才让它傲然挺立,有了独领风骚的辉煌。

  作为万物的主宰,人更需要感恩。因为人生成长的每一步,无论成败,都曾得到过很多人的支持和关怀;人生活的每一天,都离不开别人劳动成果的滋养——不用自己打鱼狩猎,就能享受到美味佳肴;不用采桑织布,就能享受到锦衣华服……

  感恩是做人的良知。无论你生活在何处,尊贵或是卑微,所得到的关心与帮助,都应该用心铭记。一个人最大的不幸,不是得不到恩赐,而是得到了却漠然视之。连感恩都不知道的人必定有一颗冷酷绝情的心。雨果说:“卑鄙小人总是忘恩负义的,忘恩负义原本就是卑鄙的一部分。”

  从懂事的时候起,父亲就教育我要知道感恩。似水流年里,我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铭记每一份真挚的情感,珍视人海里的每一次遇见。父母的养育,亲友的护助,老师的教诲,妻子的关爱,时代的赋予,自然的恩赐……这一切无不让我感念终生!

  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从小就没了母亲的我,体弱多病,多灾多难。要是没有祖母的抚养、父亲的关怀、外公的疼爱,我可能也同小娃梁上的其它死婴那样,早都成了野狼、野狗的美味。寂寞的幼年,有诉求没人理会时,我不是用筷子使劲地敲着碗沿,就是躺在院子里滚来滚去地哭号。是三叔、二婶以其怜悯之心,抚慰着没娘孩子的无助与伤悲。

  孤独的少年时期,听着外公、姑父、岳父等当地文人的谈天论地,他们的智慧、识见,像晨曦照进了我的心房,启迪着我的求知欲。自幼僻居乡野,孤陋寡闻,是左邻右舍的善言、善行,给了我行为上的暗示,使我从初谙世事起,就懂得了尊重、友爱、帮助他人的道理。

  由于环境使然,我从小就木讷怯懦、怕见生人,直至十一岁才上小学。是启蒙老师王全的呵护、鼓励,以阳光雨露般的温暖浇灌,让孤独腼腆的我,鼓起勇气,一步步地从幼稚和懵懂中走出,踏上了编织人生的梦之旅。中学期间,郭向、计天保、祝述耀、杨林兴、李保璋等老师,不仅具备高尚的师德、渊博的知识,还拥有高超的教学艺术,循循善诱,为我以后的自学打下了基础,做好了准备。

  自学的道路曲折而漫长。是石鲁张仃、陈少默、康子隆、陈九康、何西来这些师长前辈的指点奖掖,坚定了我探索艺术的脚步,增强了我研究书法文化的信心。“借得大江千斛水,研为浓墨颂师恩”。他们的恩情如高天厚土,永远是我仰望的光源,前进中的路标。

  在为人处世上,一些高人雅士们主张“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我却反其道而行之。在不少场合,我的“假话不会说,真话全都说”的结果,确实伤害过不少朋友、同道的自尊,也得罪了不少人。而与我交好、关系“很铁”的朋友,大都能理解我的秉性。我同常必华、王振武、曹振勇、吕永涛、张振亚、张庆华、许洋修等朋友们一遇见,就注定了缘分;与他们一相识,便已诠释了真挚的友情。他们的品格,是我行为的楷模;他们的关心,是我寒风中保暖的外衣;他们的支持,是逆流中为我遮风挡雨的臂膀。

  我平生孤傲自负,耻于趋炎附势,不愿结交权贵,不曾为五斗米折腰。结识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中国美协主席靳尚谊、国防大学副政委李殿仁、著名画家丁聪、娄师白、著名歌唱家王昆、著名学者杨仁恺、王鲁湘等文艺界的高官大腕儿们,是出于偶然,但是彼此很快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建立起了友谊。我仰慕他们的艺术成就,对他们毕恭毕敬;他们曾经阅人无数,自然一眼也能看透我朴实、善良的本性和对艺术的忠贞,故而用“传统功力深厚”、“笔情墨趣古雅飘逸”等溢美之词给予我真诚的鼓励。

  记得有一次在北京协和医院,我与王昆先生再次相遇在人流穿梭的走廊里,她居然很快就发现了我,叫着我的名字向我走来。她述说她的丈夫周巍峙主席在家里如何夸赞我的作品,还把她家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给了我,邀我去她家里做客。自古以来,官高位显者对普通百姓能以礼相待者少有,而今,草根书法人却被全国文联主席、东方歌舞团的团长邀请做客,我真有些受宠若惊。

  原陕西省人大主任李溪溥、原山东省政协副主席丁方明,都是我的忘年交。我欣赏他们的人品,他们欣赏我的艺术和做人,对于书法的共同爱好又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李老先生每次见到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我很想念你。”他们把我视作晚辈,给予勉励、关怀和支持;我对他们衷心敬重,从不请托办事,深怕让他们的清名蒙尘。

  有一种关怀让我的生活沐浴阳光,给我的身心注满甜蜜,那是贤内助的抚慰。家庭幸福,懂得珍惜才会拥有,知道感恩才能天长地久。我俩都属羊,夫妻同岁,携手走过的坎坷人生,全写在这部文集中关于那枚“双羊图”闲章的文章里。

  身处纷繁的尘世,而能生活安恬,衣食无忧,出入自由,这不能不说是社会的赋予,自然的馈赠。我认为,感恩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善于发现美和欣赏美的道德情操。世间要是多一份感恩,就会少一份冷漠和自私;多一份感恩,就会少一份苛刻和抱怨;多一份感恩,就会少一份贪婪和虚荣。

  我感恩日月星辰的无私照耀,感恩河岳山川的恩泽养育。

  家乡的山山水水、坡坡坎坎——西古山、三阳川、窑背梁、姬河水,曾是我儿时的天堂,永远滋养着我生命的根;我感恩万物造化——春芽之蓬勃,夏花之灿烂,秋叶之静美,冬枝之劲健。自然变幻流转,万物生生不息,令人喜悦,令人振奋。而西古山故宅高悬的“梅月堂”匾额,还有窗前年年着花的老梅树,庭院中丛生的小竹林,依然让我这个自诩“梅月堂主”、漂泊四方的人魂牵梦萦,时常低吟着“与梅结伴,洁身共证辟寒心;和竹为邻,常论虚和实,不争高与低”的诗句,眷恋不已。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有些恩泽是我们无法回报的,有些恩情更不是等量回报就能一笔还清的。2002年的一场车祸,让我忽然有了“生死原在一瞬间”的体悟。脑震荡造成的记忆力的消退,也使我意识到,要对得起施恩于我的人,只有将那些逝去的往事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留给后人,世代相传,才能永久地铭刻记忆。于是,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开始在纸上逐渐复活并一一展开。

  苍天庇佑,有心能知,有情能爱,有缘能聚,有梦能圆,我知足常乐。然而毕竟岁月不饶人,已迈入七十二岁的我,早衰的症状明显加剧:视力模糊、行动迟钝、心力不足。我想趁着目前尚有精力,将以前写就的东西结集出版,家人也给以鼓励和支持。于是,2015年春节一过,就着手准备;四月份,我把全部书稿交给在陕西电视台工作的老朋友王宏民。由于他反复的校对、审稿、编排,《梅月堂文集》才得以初现雏形。

  岁月更迭,悲欢交织,命运的跌打,令我早已深深懂得什么是生命中最最值得珍惜的宝贝。在此我想再次感谢师长、同道、朋友的勉励,家人的支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希望在有生之年,用我不懈的艺术追求和努力,继续报答这种种厚爱而无愧于天地人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何伯群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